重庆百变王牌百宝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清風園地
兄弟
發布日期:2018-11-26 信息來源:黃巖區紀委 信息作者:李小燕

我有一個兄弟,他有一個夢,叫做紀檢夢。多年以前,這還只是一個夢,一個一直激勵著他的夢,他說也沒有什么特殊的緣由,但就想努力直到有一天夢圓。

后來真的圓夢了,兄弟成為了一名紀檢人。自從兄弟成為了紀檢人,他忙了,我們見面少了,有時難得通上個電話,也經常中間來個與工作有關的電話,我那兄弟自覺將我電話擱置一旁了,事后兄弟安慰我說習慣習慣就好了。

我這個兄弟,實誠卻又倔強,和善兼顧霸道,隨和夾雜原則,與其說他是矛盾的綜合體,倒不如說他像頭牛,牛身上的許多特質他都具有。

牛脾氣——規矩可壞不得

要說我和兄弟感情的深厚,那真的是好到無話不說的份上,然而有一段時間兄弟開始避著我,不和我說話,個把月基本是電話也不接,微信也不回。這倒是為何?當時我也是真急了,還以為我兄弟怎么了,直到親自跑了一趟兄弟家里,才得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來我老丈人的單位被紀委巡察,兄弟便是聯絡員,他說這是為了避嫌,身為一個紀檢人,要時刻提醒自己守規矩講原則,不該說的話不說,不該做的事情不做。我說我怎么就會從你這里套話了,他說“沒有最好,有的話我也不會透露半點的,規矩可壞不得”。本想和他繼續理論下去,想想他生來一副“六親不認”的牛脾氣,我也認了。回家想想來氣,和老婆說了此事,老婆卻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原來老婆碰到我這兄弟,無意提起過“諸如巡察有沒發現什么”,雖說是無意的一問,但身為一個紀檢人,對此還是很敏感的,這么想想,雖然兄弟“霸道”,但他的謹言慎行不由讓我肅然起敬。

執牛耳——要做就做最好

周五晚約好去跑步,這也是我倆每周雷打不動的慣例,當然半路被他拉到辦公室去加個班什么也是經常的事了,我倒也習慣。這不,我倆正扯著周末去哪爬個山的功夫,來了通電話,隔著電話我聽得并不很清楚,但多少還是聽了個大概。毋庸置疑,來電者定是個與之探討業務的同行,你看我那兄弟逐漸飆升的喉嚨便知。“你可以去翻閱《浙江省監察業務運行工作規程》第5條,這條關于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中從事管理人員的解釋與《國家監察委員會管轄規定》的表述是完全一致。”我這兄弟說起法律法規、黨紀黨規簡直就是個法律庫,什么百度百科在他這那簡直就不是個事兒。雙方辯論越來越激烈,兄弟的嗓門越扯越大,“我和你說,監察法頒布之初,曾經本就是出現一些理解分歧的。比方說某出版社出版的《監察法釋義》,它對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中從事管理的人員解釋為協助人民政府從事行政管理工作的七類情形,實際上就是起了誤導作用。”這樣你來我往的足足辯論了十來分鐘,最后兄弟大戰告捷。不想這家伙還來了勁了非要再去辦公室翻出條文說發給對方,說“這業務探討就是這樣,我要讓他心服口服。”“我說你呀,總是這樣一股勁兒,凡事總是吹毛求疵。”“不,業務這個東西,你不搞定它它就搞定你了,我的理念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只有這樣,才能在這個領域穩執牛耳。”

牛角尖——該鉆的還得鉆

說起愛鉆牛角尖非我這兄弟莫屬,小的時候讀書愛鉆牛角尖,不料長大了還是改不得這“壞習性”。印象特別深刻的就是去年年前幾個發小約吃飯那件事,大家好久未曾見面,想著年關將至湊一起吃個年夜飯。其中一朋友家中剛巧新開了個餐廳,說是還未營業,只當是請我們當一回“試吃客”,大家紛紛拍手叫絕,但我知道得先和我這兄弟報備好。報備四要素嘛我是早已兩耳都聽出繭來了,“誰買單”、“和誰吃”、“在哪吃”、“為何吃”。提起電話我就簡單明了報備四要素,心想這下你沒話說了吧。沒想我這難纏的兄弟還不高興,一個勁還在那鉆牛角尖,且說得頭頭是道:“一、他這餐廳,看上去富麗堂皇,不是一般人消費得起的,我作為共產黨員,要時刻保持共產黨人的艱苦樸素精神;二、我們是極好的發小,說不上是吃請,但我呢慣性思維在了,總和自己說不能白吃飯,也不喜歡開這個口子,人呀一旦開了個口子,就會一而再再而三…”“停停停,你一開口就沒完,你一鉆起牛角尖,就沒人拉得住。”我趕忙打住我這兄弟,免得他又滔滔不絕。“你要說它是牛角尖吧,我說它不是,你非要說它是牛角尖吧,那我該鉆的還得鉆。”一番話又說得眾人哭笑不得,最后拗不過他,我們只好去了當地一家普通的大排檔吃飯,且按照他說的辦,大家伙AA制。

孺子牛——我只是其中一頭

兩月前,一要好哥們結婚,我等應邀參加,卻唯獨不見我這兄弟。新郎很是生氣,嘟囔著回頭見了我這兄弟要痛揍三日。半月前,我這兄弟又突然現身,嚷嚷著要向新郎賠禮道歉,被我等盤問許久,卻道是“工作忙啊。”這話一出,招來眾人圍攻,紛紛表示“這哥們就結那么一次婚,再忙也要來的,再說工作也不差你一個呀,還真當自己孺子牛了。”聽完這話,我這兄弟還真來了勁了,自豪地說道:“還真是的,工作還真差我這一個。”轉而又喃喃自語,“又不完全對,也不差我一個。”我這兄弟,特愛講故事,馬上說開了去,“這幾個月工作確實很忙,真的是5+2,白加黑,手機也經常顧不得看上一眼。別說哥們結婚,我那辦公室都已積塵數月了。不過和其他同事相比,我這還真的是不足掛齒。這段加班加點的日子,平均每天工作時長達到16個小時。三四個月時間里,有些同志才回家兩趟,回去睡一覺第二天一大早就趕回來,家里老少即便生病也顧不上;有些同志家里孩子還不會說話就離開數月之久,回家孩子會叫爸爸了但不知道眼前這個面容憔悴的就是自己的爸爸;更有些同志尚在哺乳期也舍小家為大家,還有的因為工作感染病菌半月有余仍奮斗在一線。真要說俯身甘為孺子牛,充其量,我只是其中一頭。”

這就是我兄弟,一個對工作廢寢忘食,對秘密守口如瓶,對業務至臻至善的拼命三郎。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重庆百变王牌百宝